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侯門嬌女狠角色 > 414:顧染的計劃
    一柱香之后,六姑回來了,把莫星河剛剛還見過的李醫究也給帶來了。

    后者站在院子里面都有一股風中凌亂的感覺。

    今天短短的幾個時辰,他竟然見了莫星河三次。

    以往他可是一個月都不一定能夠見得了莫星河三次的人。

    “具體的方法我已經全部都告訴了李醫究李醫究就是從頭到尾看著我是如何把那蟲子逼出來的,所以想必如今也學了一個九成九。”

    莫星河一連串的話,讓李醫究越發的風中凌亂了。

    沉瑾目光也略微有些懷疑地看向了他,“李醫究,你覺得呢?”

    他怎么就那么懷疑李醫究有沒有學會呢?

    現在不只是他懷疑,連李醫究自己都有些懷疑自己。

    他現在不管是怎么說都是不對的,說他自己會吧,讓他一會萬一搞砸了怎么辦?

    可若是說他不會吧,又顯得她自己特別的垃圾,在這琉璃島上當了那么多年的醫究,幾乎是這醫署的二把手,自己不會就算了,讓他看過一遍還是不會,那他的臉放在哪?

    “那個,我……”

    他這一猶豫,沉瑾就明白了。

    “莫姑娘,現在所統計出來的數量一共有八人,醫究一個人完全應付不過來,所以還希望莫姑娘能夠助一把力。”

    莫星河眼神微微一挑,意有所指的看著還在搬那些箱子的六姑。

    “我說過了,我的出場費可不低。”

    沉瑾嘴角微微一抽,要是把這茬給忘了。

    為了讓她救張然自己都已經出了三箱子銀子了,這再讓她救幾個人,自己這個王子說不定都得搞破產了。

    不過,這是琉璃島的大事,關乎著琉璃島所有的性命,他日后應該可以找父君去報銷吧?

    “錢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少了你的,目前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先救人,如你剛才所說,我們現在所耽誤的每一分鐘都將會影響我們所救人的數量。”

    莫星河挑眉,沒料到他把自己的原話還給了自己。

    “行吧,那就希望你說到做到了。”

    莫星河此話一出就代表她已經同意了。

    一旁端著紅李出來的小月和小仙兩個人臉色略微有些不好看。

    尤其是小月。

    這種情況那么危險,而且那尸蟲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變為傳染源,要是她們的小姐不小心中招了怎么辦?

    “現在時間很緊急,我們沒空,在這里耽誤了,李醫究想必應該帶好了工具吧?”

    后者有些機械性的點了點頭。

    “果子我就不吃了,趕著去救人,你們兩個吃吧。”

    話落,莫星河抬腿,“我們走吧。”

    沉瑾就在等她這句話了,一聽立刻撒丫子就往外走。

    此刻已經是午時過半,莫星河跟在沉瑾的身后,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我到了飯點是必須要吃東西的,而且我餓的時候將會影響我的發揮。”

    沉瑾嘴角微微一抽,“你放心,你前腳到張家,后腳我就會把吃的送到你面前。”

    莫星河眼神微瞇,隨后彎成了一個月牙。

    此刻的張家,相比較往日,安靜的有些詭異。

    莫星河三個人一靠近張家,立刻就被張家主安排好的人給引路,帶去了后院。

    一邊走入,沉瑾一邊解釋,“張家主專門提了一個院子出來安置這些人,院子里除了張家主親信的侍衛之外,沒有其他人會靠近。”

    莫星河挑眉,對于這個張家主越發的欣賞了。

    很會做事的一個人,難怪張家能夠走到這個地步,而不是被其他人利用打壓,成為別人手里的一桿刀。

    進去之前,莫星河從懷里拿出了一個紅色小瓶子。

    是她從醫署拿了那些藥回來,緊急調配的一瓶,專門抵抗因為尸蟲而有可能蔓延開來的毒素。

    “好在你們運氣好,我調制出來的這一瓶,剛好夠我們三個人用的。”

    沉瑾眼眸微動,“這個?”

    莫星河拆開了瓶蓋,仰頭接著瓷瓶,滿溢的香氣頓時流淌了喉嚨里,隨后,莫星河把瓶子遞給了沉瑾。

    李醫究一聞見這個味道,眼神頓時一亮,“莫姑娘,這就是你剛剛配好的藥嗎?居然這么快!”

    她明明才拿完藥材回去沒有多久,她居然都已經調配好了!

    莫星河點頭,“防御的,你可以選擇不喝,這樣我還安全點。”

    沉瑾吼間一動,隨后接過了莫星河的瓷瓶,仰頭灌了一點下去。

    “給李醫究留點。”

    一刻之后,三個人這才推門進入了院子。

    院子不算很大,好在有幾間客房,院子內也有石桌和石凳,一共坐了五個人。

    “見過大王子。”

    五個人之中,看到沉瑾來,紛紛行禮。

    五人之中,有兩個看起來最為健康,剩余三個分別有不同程度的臉色蒼白,脖頸發紅,連起身都有些費力。

    莫星河大致數了數,隨后挑眉,“有三個已經昏迷了?”

    沉瑾點頭,“有三個的癥狀和張然一開始一樣,怕是也撐不了多久了,我們先去房間里面救人吧,他們還能抗會。”

    話落,沉瑾抬腳就準備朝房間走去。

    走了兩步,他身后安靜的一批,沒有一道腳步聲,他略微有些詫異,一轉頭就看到李醫究和莫星河兩個人已經一左一右的去檢查那坐在石凳上面的人了,尤其是里面兩個面色看起來最正常的。

    沉瑾微愣,隨后腳步一轉,倒回了院子里。

    “他們兩個有什么不對嗎?”

    李醫究解釋道,“尸蟲入體,正常人應該在十二個時辰內就會昏迷,若是活人正常,那才不正常。”

    沉瑾頓時警惕的看著院子里面的幾個人。

    分界線——

    “危月,你說的時機,到底是什么時候啊?這半年時間都過去了,再等,姐姐的肚子大了,就越來越危險了。”

    易陽侯府之內,莫星辰抱著酒瓶,一張臉上掛滿了擔憂。

    不過自從危月上次回來之后帶回來的消息,莫星辰心底的擔心到時去了幾分,眼下最多就是有些著急罷了。

    “小姐還在謀劃,具體要等她的消息,謀定而后動。”

    莫星辰仰頭灌了一口熱酒,“懷胎十月,這么算的話,應該再有兩個多月,我就有小外甥了女。”

    危月挑眉,“為什么不是外甥?公子這是重女輕男,要不得。”

    “小外甥女肯定像我姐,多好看?若是小外甥的話,就像姐夫,想想也行,姐夫除了說話不算數之外,也沒其他的缺點,以后給小外甥好好的教導教導就成了。”

    莫星辰嘴上雖是調侃,但是話語之中卻是滿滿的思念更多。

    相比較姐姐,雖然人在狼窩里,但是他姐姐可不是普通人,就算是狼窩也能給人踏平了,可是姐夫卻……

    “公子,若是不出意外的話,王爺人已經沒有死。”

    莫星辰蹙眉,“可是,我們什么都沒有查到啊。那條河我們都翻了一個遍了,什么都沒有。”

    危月搖頭,“那條河并不是唯一的,公子還記不記得那條河的中間還有一條小小的分叉?”

    莫星辰眼神頓時微微一亮,“記得,但是那條分叉很小,那么湍急的河流之下,就算是姐夫掉進去,也幾乎沒有可能會被沖到分叉里面吧?”

    湍急的河流中,人就像河水上面的浮萍一樣跟著順流而下,中間轉換道路的可能性真的很小。

    “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這種可能。”

    莫星辰點頭,“對,你說的對,我姐夫洪福齊天,有天佑,必定不會出事的,我小外甥還沒面世,他怎么可能會先走一步?”

    “那就去找,一點可能都不能放過。”

    危月點頭,“我已經命人去查了,只不過,那條河流流向了外部,目前我們還沒有辦法深入進去查。”

    “外部?”

    莫星辰微微一愣,“你的意思是說,大陸外部?”

    危月點頭,“我們現在所處的大陸之上,只有南召國和西楚國,加上南疆,除此之外,只有一些小城市,但是他們都依靠兩個大國生存,但是外部不一樣。就算是琉璃島獨立出來的一般,外部也是不和大陸相連的。”

    莫星辰不自覺的坐直了身子,感覺危月接下來說的話對他來說就像是打開了一個新世界的大門一般。

    “琉璃島和外界連接的是大海,但是外部和大陸相連的是山脈。”

    “我所知道的,在南召國的東部,有一處從來沒有人能夠跨越的山脈,沒有人知道那山脈的后面是什么,但是古典有記載,我琉璃島也曾接觸過,那是一處類似于荒漠一樣的地方,那里自成國家,和大陸極少往來。后來,在山脈中有一條秘密的通道,那條秘密的通道是前人打造出來的,就是為了雙方能夠互通有無而存在。”

    莫星辰頷首,“所以,那條小岔路是通向你所說的那條神秘通道?”

    危月搖頭,“既然是神秘通道,那就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所在地點,據說那條神秘通道每一年就會更換入口,所以外人總是找不到的,那條河流的岔流越往后,分支越多,但是那些分支地圖上查不到,所以,我們必須親自去勘察。”

    莫星辰立刻有了希望,“我馬上派人給你,由你來全部帶隊去查。”

    危月搖頭,“我已經安排了人去勘察,人數不必過多,但是一定要精,現在我們還不明白,為什么承帝會弄一個假的尸體來放進皇墓里,所以搜索還是要明面上一隊,暗中一隊。”

    莫星辰嗯了一聲,“還有上次,你讓我查的景逸王府的人,我查到了,如今的景逸王府已經空了,只剩下一些老人在守著,但是景逸王的封地上卻莫名其妙的多了很多人,其中我們有人曾經在封地上見過一眼姐夫身邊的那個無盡,只不過后來就再也找不到他人了。”

    “那這么說,他們的確是有謀劃了,就是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謀劃什么,若是有必要的話,公子可以去見一見岑侍衛。”

    “你是說,岑溪?”

    危月點頭,“玉壺姑娘是小姐身邊的貼身丫鬟,雖然嫁了出去,但是我相信她對小姐的衷心永遠都不會變,若是岑侍衛不愿意見少爺的話,少爺可以去見見玉壺姑娘。”

    莫星辰點頭,“好,我知道了,我稍后便命人去給玉壺傳信。”

    “若是可以的話,少爺還是親自去見比較好,若是信件,對方故意阻攔的話,玉壺姑娘可能連信件都看不到。”

    危月的話音剛落,門外就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很快,一道微冷的聲音便出現在了門外,帶著幾絲冷冽。

    “危月公子就這么低瞧我嗎?”

    熟悉的聲音讓莫星辰微微一愣,二人相視一眼,隨后快速起身。

    放人被人吱呀一聲推了開來,隨后,一道玄色身影站在了門外,正是他們口中剛剛在談論著的岑溪。

    危月臉色略微有些尷尬。

    還有什么比背后說人家話說被人家當場抓包還來的尷尬??

    “咳咳,抱歉,我剛剛……你們聊,我還有點事,就先撤了。”

    道過歉之后,危月就想直接跑路。

    后者擋在門口,絲毫沒有讓路的打算,“危月公子如今是琉璃島的人,有些事,就算我說給小公子,轉眼危月公子還是會知道,既然如此,不如大家就一起聽吧。也省的小公子一會再重復一遍。”

    莫星辰臉色微微一尬,有些心虛的垂頭。

    為了掩飾自己的心虛,莫星辰直接化被動為主動,開始詢問。

    “岑侍衛,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們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

    岑溪頷首,“這件事情說來話長,一開始的確是王爺的計劃,只不過后來王爺的計劃有些脫節了,你們不用猜測,如今,連我們也找不到王爺了。”

    危月蹙眉,“你說,這些,是王爺的計劃?”

    岑溪點頭,“這件事情需要嚴格保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危月和莫星辰對視了一眼,后者又出門安排了人把守著房間,這才示意岑溪可以繼續說了。

    “這件事情還是要從半年前說起。”

    “半年前,從王爺第一次知道王妃被人盯上了之后,就一直在找應對的辦法,后來,紫公子出事,讓王爺心底的警鐘敲響,加快了計劃的進程,而陛下,也在這場計劃當中。”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二分彩好的购彩方法有吗 今日快3开奖青海 在线配资推荐天牛宝配资靠谱 哪些理财最好方法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规则 快3福彩手机版下载 手机中彩网下载 体彩十一运夺金app 上海11选5一定牛任三遗漏 中国中车股票行情分析 2014上证指数波浪划分 江苏快3开奖结果查询 英国极速赛车app 11选5河南最新开奖 上证股票推荐 广东快乐10分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