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 第九十九章:大明必勝
    乾清宮檐下,朱由校負手望著眼前的兩盞八角大宮燈,四面玲瓏空雕花,心思萬千。

    前幾天一說要親征,朝上就吵鬧開了。

    文官們自然不希望自己這個做皇帝的出去親征,什么土木堡之役前車之鑒,什么武宗親征如出游,云云此類,全都冒了出來。

    對于這些狗屁,朱由校一概不聽,可有一件事,卻是應該在出京之前表個態出來。

    朱由校望了望天空,吁出口氣。

    現在是白天,一到晚上,這兩盞大宮燈好看著呢,想到這,朱由校冷笑幾聲。

    這燈,就是魏忠賢為了討好自己著人置辦的。

    因近日風霾蔽日,都人們早早點了燈,橘黃色的光亮和紫禁城上空的黃色天氣融為一體,曖昧不清。

    既不見明,也說不上暗。

    “皇爺,戶部侍郎來了。”

    小侍郎被幕后大佬推出來探聽皇帝口風,首度面圣,頗為忐忑,眼角隱約瞟見閣外走進一人,遂低下頭,大氣也不敢出。

    朱由校不知從哪拿了一把精致的鑲珠小匕首,在手里把玩著,凝視眼前這侍郎許久,瞇眼問道:

    “朕看了戶部的奏本,又請內帑?”

    “爾等真當朕的內帑,是天上掉下來的么?”

    見這小侍郎沒敢說話,朱由校冷笑一聲,將手中匕首猝然拔出,發出冷艷的寒光,又道:

    “戶部那些老官兒,可曾細細數過,朕登基不滿一載,這是第幾回了?”

    侍郎神情緊繃著,斟酌片刻,躬身回稟道:

    “遼左用兵后,所費頗巨,淮北各府大旱雖有緩解,但山、陜之處全省旱荒,西南又起戰事,貴州巡撫李枟亦常請糧、餉。”

    “加以陛下初登大寶,免捐一年餉銀,人頭增長,不再添賦。今太倉內外已是匱乏至極,封疆事重,邊陲亦重,關內各省大旱,黎民百姓,嗷嗷待哺。”

    “勢甚迫切,請發圣上內帑,實是臣等不得已而為之。”

    說完,戶部侍郎不敢去看皇帝面容,只是眼眸垂地,渾身不住地發抖。

    “不得已。”

    朱由校品味著文臣們的說辭,動輒就拿全天下百姓說事,還不是他們的做派?

    誠然,現在各地大旱,朝廷是應該管。

    想著,朱由校嗤笑一陣。

    “讓朕想想…這是爾等第幾回‘不得已’了?”

    “朕忘了,來,你替朕想想,你們恬不知恥的不得已多少回了?”

    朱由校將匕首歸鞘放下,展開戶部的奏本,細細回溯,少傾,又放下奏本,蹙眉道:

    “朕非吝嗇之人,祖宗朝時,朝廷每逢刀兵大興,皆有內外諸臣從容調度。”

    “可自朕起,東事軍興,西南叛起,戶、兵二部從來不會措餉,動輒惦記朕的內庫。”

    “爾等以為宮中內庫,是取之不盡的嗎?那朕問你,你們的尚書,朕要來何用?”

    “專門向朝廷討債的嗎,朕欠你們的?”

    朱由校緩緩抽出匕首,語落,猛地一扔,穩穩刺進桌內,引得侍郎大為驚駭。

    侍郎語塞,期期艾艾地回道:“李、李部堂身體抱恙…”

    話音未曾落地,上頭皇帝已是傳來一聲不屑地嘲諷,就好像已經將他看透。

    朱由校來到侍郎面前,冷笑道:“趁著朕現在還有錢,還沒有像父皇那樣,給你們掏空,就得干些實事!”

    “下個月要整修坤寧宮,所司報了一百萬兩用度。”

    “既然戶部缺銀,那朕替皇后說了,坤寧宮停休,你們要銀子,去找所司問。”

    侍郎還沒明白怎么回事,便下意識地要謝恩。

    不待他出聲,朱由校就知道要說些什么,即轉身冷笑,道:“謝皇后去!”

    “這事兒,還得看皇后的意思。”

    言罷,朱由校蜷縮在靠椅上,將桌上的奏本一掃落地,眼睛死死盯著那柄仍插在桌上的匕首。

    侍郎逃命似的去了,消息傳開,在外朝掀起了軒然大波。

    諸臣竊下私語,說皇帝不好靜坐讀書,整日對匕首、刀劍那等武夫俗物愛不釋手,親征如同玩笑,舉手投足,欠缺帝王風度。

    自然,外朝文臣們風言風語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朱由校依舊我行我素。

    誓師大典過去以后,幾乎全天下都知道皇帝要親征西南,平定叛亂的消息。

    武勛在張維賢的帶動下,紛紛表示支持,文臣們仍在反對,但沒什么卵用,皇帝要去刷威望,他們也攔不住。

    倒是魏忠賢,最近經常待在東廠,不知道在忙活些什么。

    ......

    紫禁城,演武場。

    無數嶄新衣甲的大明兵士整齊站立,旌旗蔽空,人人都以身為天子親軍而自豪。

    少傾,儀仗隊護著一人一馬自北方進場,頓時引起了全場萬余勇衛營將校的注目。

    隨即,振奮人心地喊聲,響徹了整個京師。

    “皇上萬歲!大明必勝!!”

    “皇上萬歲!大明必勝!!!”

    一身甲胄的朱由校,熟練地騎著戰馬,腰間懸著那柄真正的帝王之劍,眼眸鋒利,更盛著足以比肩邊疆的寒冷。

    聽見此起彼伏的呼聲,朱由校深呼幾口氣,試探性地高舉起右手,霎時間,全場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這種令行禁止,就連跟隨而來的英國公張維賢都看得瞠目。

    隨即,他轉身看向戚金、童仲揆、陳策等將官。

    現在張維賢才知道,皇帝眼光究竟有多毒辣,這些人,個頂個都是練兵統將的好手!

    朱由校轉身望向身后,道:“朕出征后,京師,就交給你與魏公公了。”

    說著,又特意看了一眼魏忠賢,使得后者心下一顫。

    張維賢本來裝傻充愣,是不想再沾惹是非,但前幾日收到的那份圣諭,他卻從中嗅到了皇帝另外的意思。

    無論如何,皇帝不在京師,作為大明英國公,自己就不能給祖宗丟臉。

    想到這里,他抱拳道:“臣遵旨,定舍身護京師周全!”

    魏忠賢最近幾日顯得有些心事重重,過了片刻,方才一下子反應過來,忙道:

    “奴婢同英國公一樣,舍身保衛大明社稷周全。”

    “有心。”朱由校看了一眼魏忠賢,嘴里輕飄飄吐出兩個字,即拔出佩劍,指向西南方向,道:

    “朕諭,出征!”

    望著皇帝率領軍隊離去的身影,魏忠賢松了口氣,轉身在送行的人群中不斷尋找,卻始終不見那個人。

    “許顯純,到哪兒去了?”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