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長生種劫 > 第13章 月下美人
    臣民無緣無故失蹤,對于任何一個卿大夫來說,都是一件值得重視的事,因為在這個封建社會里,人就代表生產勞動力,也是卿大夫的一筆私人財產。

    所謂齊家、治國、平天下,首先就要把自己的封邑打理好,然后才有資格進入朝堂,否則一切都是空談和大話。

    無緣無故,幾天就失蹤了十幾個人,這對于一個一千五百人的小封邑來說已經是一件大事了,如果繼續任其發展,一個處理不好就可能釀成一場大災禍,更甚至是被朝臣攻訐,削爵奪邑都有可能。

    聽完衛衡的講述,夏毅略作思索,道:“這些失蹤的人,他們最后一次出現在什么地方?你查探清楚了沒有?”

    衛衡搖頭,道:“這些人都是天還沒亮就出門了,可是到了晚上還沒回家,第二天家人尋找無果,然后才稟報的臣下。”

    晚上失蹤?

    這就更奇怪了,這個時代,晚上沒有什么娛樂活動,普通百姓也舍不得用油燈之類的,一般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野外是很危險,不僅有豺狼虎豹之類的野獸,更有游蕩在外的山鬼,所以晚上不歸家的很少,不約而同一起不回家的更是罕見。

    “近來,這些人可有什么異常?”

    “異常……要說有的話,就是他們家里的鐵具全都不見了,不過臣下以為他們應該是去勞作……”

    “勞作?天還沒亮就去勞作?”

    夏毅感覺到不對勁,現在封邑內的臣民基本上都已經蓋好房子,青壯勞動力都去墾田和修筑城墻,燒窯、挖壕、砌磚、捕魚、打獵……所有的勞作都是一個個村子的青壯成群結隊一起的,哪有人半夜爬起來帶著農具去勞作的?

    有古怪!

    一群人,立即動身。

    通過挨家挨戶走訪,夏毅發現這些失蹤了人還有一個共同特性,那就是他們都有老婆,而且當天晚上還干了不少事……

    夏毅終于意識到了什么,這件事可能與鬼怪有關。

    自古以來,人族就有三重保護——氣血、城墻、鬼神。

    氣血,蘊含了驅散邪穢的力量,可以保護人類不受山鬼所侵害;城墻,刻有巫祝符文,又被人族賦予了各種念頭,能夠阻隔鬼怪;鬼神,歷來受天子之命守護人族,如今天地間的鬼神雖然消失,但是各國轉而供奉祖先和野神淫祀,也起到了很好的保護效果。

    這也是為什么人族大多依城而居,因為城墻不僅可以抵御異族入侵,也可以擋一下豺狼虎豹之類的野獸,關鍵時刻還能阻隔山鬼精怪之類的邪穢,但是夏毅的城邑還沒建立起來,宗廟里又只有三個弱小的新鬼,氣血有虧的人自然就給了鬼怪可乘之機。

    晚上,夏毅帶著二十名侍衛,爬上了一棵粗壯的大樹,點燃了幾根香燭。

    心念一動,神魂立即出殼。

    瞬間,夏毅仿佛進入了另一個世界,五感靈敏,靜下心來感受,包括附近的兩個村子的一舉一動,都在自己的感知中。

    月黑風高,寒風凄冷。

    三更天,忽然一個人步履闌珊地走到村頭,手里提著鐵具,跌跌撞撞,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緊接著,其他幾個村里也陸陸續續走出來一個個男子,一共有八個人,全都閉著雙眼,面無表情,像是在夢游一樣,很明顯是被人攝住了魂魄,讓他們一步步朝著南邊而去。

    “走!跟上去!”

    夏毅神魂歸殼,帶著人跳下大樹,偷偷摸摸跟在后面,看看他們到底要走到哪里去。

    “呼——”

    寒風呼嘯,幽靜而詭異。

    約莫一個時辰,夏毅的腳步漸漸就慢了下來,變得有些心驚肉跳。

    一路南下,他們竟然在不知不覺間闖入了一片樹林里,而且晚上薄霧籠罩,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小義提著一桿長槍,左右四顧,突然道:“主上,我們似乎已經到了山麓下。”

    山麓?

    夏毅頓時意識到,他們一路南下,早已經出了封邑,抵達玉壺山的地界了。

    玉壺山,就是當初追捕妖人的地方,山中央橫亙著一座險峻的山巒,高聳入云,云霧繚繞,幽深詭秘,似乎是妖人的老巢,之所以一直沒被夏國君臣剿滅,說不定還有朝堂的勢力。

    那些失蹤的人,莫非與此有關?

    “不行,這樣子下去封邑里的人都會被攝走,到時候我也難辭其咎,一定要跟上去搞清楚。”夏毅下定了決心,又問道:“小義,你們的劍術練得如何了?”

    “按照卿上吩咐,這段時間我們一直勤學苦練,每日都要吃幾斤肉食,如今劍術已經初窺門檻,體魄也強過從前,如今又換上了鐵器兵刃,以一敵三不成問題。”

    “對,只要卿上一句吩咐,我等兄弟愿意赴死!”

    “我們愿意赴死!”

    眾人紛紛表態,眼神堅毅,血氣沸騰。

    “沒那么嚴重。”夏毅擺了擺手,道:“我已經修成了神魂出殼,又有槍械和幽冥燈在手,也不會有什么大危險,既然追到了這里,那就趁熱打鐵上山查探一下,要是再發現有妖人作祟,直接除掉就是了。”

    “是——”

    大家紛紛響應,吸取了上一次的經驗,大家把不利于叢林作戰的長桿兵器都放在茅草堆里,然后抽出隨身刀劍,跟著七八個被攝去的老百姓,一路就上了山。

    一直到五更天,終于登上了一個山坳。

    一座險峻山巒橫亙在眼前,高聳入云,一股陰風呼嘯而來,隱隱能聽到鬼哭狼嚎之聲,令人心頭發麻。

    “殺——”

    突然,叢林中走來一隊山鬼,約莫有上百個,整齊劃一,一看到有生人來此,立即張牙舞爪猛然撲了過來。

    “找死!”

    夏毅心念一動,神魂之力彌漫開來,一個個山鬼頓時像是看到了什么大恐怖,眼里滿含驚懼,瑟瑟發抖地往后退。

    “啊——”

    一聲聲凄厲的聲音響起,幽冥燈燭火飄搖,沖出一道道黑氣,一下子就把最近的幾只山鬼攝入了燈壺,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后面的山鬼席卷而去。

    山鬼們畏懼如鼠,紛紛轉身就逃。

    小義等侍衛也反應了過來,紛紛大怒,血氣奔涌升騰,施展劍術就是一頓沖殺,有的山鬼被一劍刺中,鬼體一下子像是冰雪消融,在一陣凄厲的嘶叫聲中,化為了一縷青煙消失。

    一會兒功夫,一支差不多百人的山鬼隊伍,就被消滅了個干凈。

    “呼呼——”

    就在這時,一陣狂風平地席卷而來,冷徹入骨,刮得一眾人等站立不穩,東倒西歪。

    夏毅慌忙穩住身形,以為又是有什么襲擊,對著幽冥燈一指,一道無形的氣墻升起,這才隔絕了狂風。

    “砰砰砰……”

    一陣稀稀落落的響動,小義等人忽然像是中了迷魂咒,軟趴趴的倒在地上。

    “公子,妾身有禮了!”

    突然之間,一個清脆甜潤的聲音從旁邊傳了過來。

    夏毅一驚,回過頭就看見不遠處站著一個女子,二十五六歲的樣子,身批一件白裘披風,頭戴素娟,如一株清新雪蓮,美艷不可方物,此時正對著他盈盈一拜。

    月下美人,一副很唯美的景象。

    但是,夏毅卻沒有一點欣賞美人的心思,反而毛骨悚然,脊背生涼,一顆心臟撲通撲通狂跳。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爱乐彩 江西十一选五骗局 江西快三开奖大中小 河北11选五是不是要取消了 股票指数行情上证指数 澳门国际 娱乐网址是多少 基金理财 七星彩论坛808 一般人炒股能赚钱吗 北京快三查询 股票行情300233 股票配资协议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山西快乐十分直选遗漏 买股票流程 体彩河南泳坛夺金3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