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長生種劫 > 第8章 召集臣民
    PS:上一章,修煉體系略作調整,將煉體合并入煉氣中。煉氣境界略作調整,改為修煉十二寸先天混元祖氣,煉神不變。大家可以返回看一下。

    燭火搖曳,蔡子磐口中念訣,一幅圖畫緩緩從頭頂升起。

    那是一幅丹青水墨畫,一座小島嶼上生長著一顆參天巨樹,樹冠上高坐著一個佝僂老人,頭頂一輪圓月,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大樹下有一群年輕人在忙碌,有人劈山,有人砍柴,有人挑水,有人誦經,他們姿勢各異,神態不一。

    筆墨線條不多,卻充滿著自然的韻律,讓人如沐春風,幾乎是一瞬間,夏毅就被深深吸引了,不管是畫上的老人,樹下的年輕人,或是初生的太陽,都具有著非凡的魔力。

    十幾息,畫面就多消失了。

    很顯然,蔡子磐的力量只夠支撐這么久,為了顯化這一幅神魂觀象圖,他的神魂之力已經消耗得極為嚴重,神魂晦暗,隨時都可能灰飛煙滅。

    夏毅不忍,問道:“我該如何放你出來?”

    “幽冥燈已經是無主之物,你咬破舌尖滴血在上面,就能真正收為己用。另外,我神魂歸位之后,恐怕一時半會沒辦法醒來,劍術名叫浮墨,你自己去我肉身上搜,然后把我放在路邊即可。”

    “我還想請教一下,如何能得長生?”

    “我一介游俠,如何能知道這些?不過,這片天地的秩序是大禮王朝建立的,在此之前是一片蠻荒,或許在天地之外還有更強大的存在,否則怎么解釋大禮王朝的由來?當初,天子一夜失蹤,或許也埋藏了許多秘密。”

    夏毅點點頭,沒有再問。

    他咬破舌尖,將血滴在幽冥燈上,一股奇妙的感覺從心中升起,仿佛雙方本就是一體。

    心念微微一動,一道淡淡光芒從燈壺中飛了出。

    他摸了一下蔡子磐的衣袖,口袋里果然藏著一塊東西,摸出來一看,原來是一卷帛書,上面有墨汁畫著一個個舞劍的小人,就像是前世的廣播體操。

    浮墨劍術。

    劍術,顧名思義是一種術,和修煉之法沒有半點關系,浮墨劍術甚至只能稱之為一種凡術,對付一些凡人還行,但是如果是一個修煉有成的修煉之士,能起到的作用就微乎其微。

    按照約定,夏毅讓人給蔡子磐松了綁,喂了一些水,安頓在路邊的一個茅草堆上,至于醒來之后會不餓死,那就不是他該操心的了。

    晚上,隊伍在峽谷駐扎,埋鍋造飯。

    衛衡捧著一卷帛書,身后跟著五個衣冠整齊的男子,來到了輦車下。

    夏毅道:“家宰,路途勞苦,深夜怎么不見歇息?”

    衛衡一臉嚴肅,道:“明日我們就將抵達封邑,臣下剛剛和五位寮臣整理了一下書簿,來向卿上稟報一下。”

    說著,就遞上了手里的帛書。

    五位寮臣就是家臣,當初封土授民的時候,國君夏敖一共賜了六個士人給他,算是給了他一套領導班子,協助他處理封邑中的事。

    不過,他對六個士人的名字和職稱都不怎么熟悉,甚至覺得很拗口,但是沒辦法,這個世界的官職和風俗就是這樣,類似于前世的春秋時期。

    家宰衛衡——統籌封邑大小事宜,類似于朝堂里的丞相;司庫子房——掌管錢糧和戶口;工師韓曠——掌管百工、水利、田畝;御騶駱橋——負責養馬、駕車和訓練軍隊;祝宗晏荀——掌管教育和祭祀;司服黔孫——負責農桑、紡織和衣服。

    打開帛書,映入眼簾的是一幅地圖。

    夏國方圓二百余里,相當于前世的兩個地級市大小,一共有大大小小的封邑兩百余座,用一個個圓圈標注,幾乎占去了整個夏國一半的地盤,很多都是在邊境上充當戍衛的作用。

    夏毅的封邑方圓十里,僅僅相當于一個鄉鎮的規模,位于夏國東部,有河流有湖泊,地勢也比較平坦,但是偏偏它的南邊就是一座玉壺山,東邊毗鄰衛國。

    玉壺山,就是追捕妖人的那一座,山中有不少古怪,疑似是妖人的大本營。

    衛國,是一個小國家,方圓一百余里,人口僅僅十萬,不過軍隊實力不容小覷,這些年和夏國起過不少沖突,互有傷亡,最后都是潦草收場,誰也奈何不了誰。

    一邊是妖人,一邊是敵國,這不是放在火上烤么?

    夏毅瞥了一眼,道:“你們是君父派來輔佐我的,都是有經驗的前輩,大家認為赴封之后第一件事該干什么?”

    工師韓曠:“臣下認為,開墾井田是第一要務。”

    御騶駱橋:“臣下認為,應當抓緊訓練軍士,謹防衛國偷襲。”

    祝宗晏荀:“臣下認為,我們只需筑造幾座烽火臺即可,有入侵可以求援,當務之急是修建宗廟,祭祀神靈,祈求上蒼護佑。”

    司服黔孫:“臣下認為,眼下正是入冬,庶民百姓都衣衫單薄,過冬為第一要緊事。”

    司庫子房:“臣下認為,我們可以組織人手去采買貨物,購得兵器和筑城之物。”

    夏毅一邊聽,一邊直翻白眼。

    “家宰,你的意見呢?”

    “臣下剛才查了一下,我們一共有刀幣十二萬枚,粟米八百石,如果再進行一些漁獵,足夠一千人熬過半年了,所以我們盡可以同時調配,一邊筑城砌屋,一邊開墾井田,一邊修建烽火臺,一邊訓練軍士,只有修建宗廟和衣物等等,我們可以徐徐圖之。”

    夏毅點頭,道:“如此,還有勞你費心。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宣布一件大事,你們速速去召集,庶民與奴隸都要叫上,一個都不能少!”

    衛衡很疑惑,道:“卿上,眼下大家都在埋鍋造飯,我們……”

    夏毅正襟危坐,嚴肅道:“這件事比吃飯更重要,你只需按照辦就行,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臣下奉命——”

    六位家臣紛紛抱拳,立即吩咐侍從,去各個營區傳達命令。

    “鐺鐺——”

    編鐘敲響,奏起了禮樂,荒涼的郊野峽谷中,舉起了一個個火把,一點點朝著輦車的位置聚集,不管是庶民還是奴隸,一個個都滿含期待。

    因為,這是他們的卿上在封土受爵后,第一次召集臣民!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时时彩官方平台 体彩飞鱼开奖查询 71幸运28 江苏11选五的开奖号码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牛 北京快三什么时候开 赛车pk10 浙江11选5预测号码专家 炒股一般用哪个软件 北京快3开奖l结果江苏 体彩7位数玩法 喜乐彩票怎么玩 内蒙11选五开奖结果85 贵州福彩快3走势图 开奖直播现场手机开奖 七乐彩预测最准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