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長生種劫 > 第6章 幽冥燈
    “咦?”

    夏毅低頭,衣襟的口袋傳來一陣溫熱,一抹幽綠的光芒透衣而出,原來是從妖人那里繳獲的青銅燈,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亮了起來。

    “呼——”

    剛一掏出來,青銅燈就飛出一道黑氣,朝著林子里飛去。

    夏毅順眼一看,頓時一驚。

    林子的樹蔭之下,竟然有一個略微透明的影子在閃動,氣勢洶洶,像是一只猛虎,正朝著這邊撲了過來!

    山鬼?

    他昨天才知道了一些關于山鬼的來源,晚上回去還特意打聽了一下,知道這些山鬼一般在晚上活動,而白天畏懼陽光很少出來。

    不僅如此,他在翻越書典的時候,還看到兩個有趣的故事。

    一個故事是說,晉國有一個叫做遠真的貴族,有一天家里來了一個山鬼向他乞食,又是威脅又是恐嚇,遠真卻始終氣定神閑。終于,山鬼惱怒,一氣之下變成了一副恐怖模樣,遠真嚇得魂不附體,山鬼乘機把他殺死了。

    另一個故事,是說一個叫做定伯的人,夜里行走遇見了一只山鬼,定伯雖然害怕,但是始終保持高度警惕,無論山鬼怎么嚇唬都穩住心神,反而到了人多的地方一下子捉住了山鬼,領到了官府的賞錢。

    所以,山鬼其實是一些欺軟怕硬的家伙,因為人族有軀殼保護,尤其是氣血充沛的年輕人,保持冷靜不要驚慌,根本就不用過多畏懼。從某種程度來講,山鬼和人的力量是對等的,雙方互有優缺點,都可以依靠數量壓制另一方。

    這一只山鬼,屬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明顯就是受人驅使。

    “呔!何方宵小!”

    夏毅一聲大喝,也顧不上青銅壺的異狀,抓起一把剛剛繳獲的鐵刀,沾了一些血跡,就要迎戰。

    “敵襲!”

    “保護卿上——”

    周圍的青壯連忙互相提醒,拿起了武器,朝著夏毅大喝的樹林方向,準備沖進去。

    “等一下!”

    夏毅大手一揮,皺起了眉頭。

    因為他看到青銅壺沖出的那一道黑氣,像是一根繩子一樣,一下子纏上了那一個山鬼,雙方你拉我扯像是一場精彩的搏斗,僅僅一會兒的功夫,山鬼就落于下風。

    搞什么?

    此時,蔡子磐的心里是崩潰的。

    他少年時勤練劍術,終于有所小成,周游列國行俠仗義,又有幸遇到一位紅敕鬼神,受傳一部法門,自此以后在爭斗中難逢敵手,作為一個游俠,他已經比眾位師兄弟都要出色了。

    一次,他與妖人斗法的時候,不小心受了重傷,饑寒交迫,眼看就要活活餓死在雪堆里。恰好,夏國太子帶著一群人在郊外打獵,讓人扶他進帳,賜了一頓飽飯,這才安然度過一劫。

    游俠,以義字行走江湖。

    當太子恒提出讓他刺殺一個少年卿貴,他雖然心里不恥,但還是勉強答應了,原本以為是一件簡單的差事,只要報答了這一飯之恩就遠走高飛,但是萬萬沒想到會接二連三出意外。

    本來,他神魂出竅后受到日光燒灼,已經是痛苦難熬,力量也像冰雪一樣快速消融,如果一擊得手倒也值了。但是不知道從哪里突然冒出一道黑氣,像是一條蟒蛇一樣纏了上來。

    這種狀況,他再熟悉不過了——幽冥燈!

    “吾命休矣——”

    蔡子磐干脆閉上了眼睛,不再反抗,因為他知道這種東西是專門收攝山鬼之法器,以他半吊子的神魂修為,遇上幽冥燈簡直就是遇到了克星,已然是在劫難逃,還不如早點放棄,免受折磨。

    “倏——”

    蔡子磐的神魂被黑氣一卷,飛入了幽冥燈中。

    “主人,這是——”

    眾奴仆紛紛圍了上來,被這奇異之物所吸引,只有小義還有一些印象,知道是那天夜里從妖人手里繳獲的,最好不要張揚,于是瞪了眾人幾眼,一一遣散開。

    夏毅也興致勃勃。

    他感興趣的地方不是除掉一個山鬼,因為在他看來這本身就是一件小事,沒有什么值得慶幸的,反倒青銅燈的自動御敵讓他十分意外,莫非是一件什么高級的通靈寶物?

    他心潮澎湃起來。

    太子恒的師父,也就那位被封為上卿的神秘煉氣士,手里的木劍就是一件法器,有劈山斷石的威能,可以說是價值連城,就連太子恒都夢寐以求有那樣一件寶物。

    如果這一件……

    不,沒有如果。

    夏毅很快就冷靜了下來,那一日在山上,他親眼看到妖人使用青銅燈,威力也就那樣,要不然幾槍打過去,妖人也不至于沒有還手之力,狼狽逃竄。

    再說了,妖人是太子恒的一顆棋子,應該也是一個底層的修煉之人,怎么可能會有一件高級的通靈寶物?

    一定是哪里出現了問題。

    幾個青壯急匆匆趕來,道:“啟稟卿上,我們在樹林里抓到一個刺客!”

    夏毅有些無語,離開國都才四十里路,野人一波,山鬼一波,刺客又是一波,自己到底有多招人忌恨?

    “尸首何在?”

    “這……那刺客有長劍在側,緊閉雙目盤坐,似死未死,我等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好讓幾個人守著,還請卿上裁決。”

    “哦?還有這等怪事?”

    夏毅大為驚奇,連忙讓人帶路,進入林子五十來步,果然看到一個人閉目盤坐在地上,一動不動,像是在打坐,又像是在假寐,不過相貌倒是很眼熟,正是剛才那個山鬼。

    夏毅上前,探了一下鼻息,氣息綿長,絕對不是一個死人。

    “看來,這又是一個修煉之人。”

    夏毅暗忖,現在看來剛才那個虛影并不是山鬼,而是有人躲在暗處施法,只是沒想到被青銅燈給攪黃了,還把神魂給攝進了燈里,只剩下一個軀殼。

    估摸著,如果再過一段時間神魂沒有歸體,這具軀殼就會生機衰退,然后漸漸腐壞,到時候就算是神魂歸體,也于事無補了。

    “不如,逼他交出法門?”

    夏毅靈光一閃,腦海中閃過一個大膽的念頭,既然刺客的神魂被青銅燈攝進去了,是否可以將之放出來,然后以性命和自由做交換,套出一些修煉法門?

    想到這里,他怦然心動。

    雖然這個刺客會異術,放出來有一定風險,但是誘惑也同樣大,且不說修煉能讓人實力大增,就說那種種玄奇瑰麗的手段,也讓人心馳神往。

    下定決心后,他命人將刺客的軀殼捆住,把青銅燈放在地上,學著巫祝祭祀的樣子,嘴里年年有詞,一陣懇求。

    四周一片安靜,眾人屏住了呼吸,期待著青銅燈能有所反應。

    “……”

    良久之后,夏毅嘆了一口氣。

    滿天神佛也求了,甚至還給它各種保證,全都無濟于事,看來只能收起幻想,老老實實經營采邑才是正道。

    “卿上,試試這個吧。”

    衛衡嗓子沙啞,顫顫巍巍遞上一個火折子。

    夏毅沒好氣白了他一眼,笑罵道:“蠢豬!這可是一件法器,你以為你起夜用的油燈?”

    嘴上雖然這么說,但他也沒想遷怒一個老人,況且這位家宰也是好心,多少也要給點面子,于是將火折子靠近燈芯。

    一抹幽綠,訇然亮起。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甘肃11选五一定牛 分分彩平刷后二方案 七星彩开奖直播电视台 11279排列3预测 甘肃11选五组选怎么买 佳永配资是正规平台吗?交易是不是真实的? 一万块炒股多久赚十万 甘肃快3走势图带连线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号码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近期一百期 掌上娱乐*城 pk10最稳的看走 哪一家股票配资平台安全可靠 5月27日短线股票推荐 赌博高手的心态 体彩排列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