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長生種劫 > 第5章 刺客如潮
    “保護主人!”

    瞬間,小義帶著一眾奴仆一起,抽出刀劍,紛紛擋在輦車四周,全神警戒。

    前方,官道兩旁殺出了一隊人,一個個身穿獸裘皮襖,披頭散發,皮膚有些黝黑,臉上還畫著一些奇奇怪怪的圖案,人數只有三十幾個,卻個個高大威猛,眼神犀利,透露著一股煞氣。

    野人!

    所謂野人,是相對國人來說的。

    國人,就是指住在城邦和周圍的人,也是正正經經的夏國的子民,經過一千多年來繁衍和兼并,夏國人數已經達到了四十多萬,而野人大多是一些土著和自甘墮落的流民罪犯,不被夏國承認,在一輪又一輪的驅趕和抓捕下,規模也越來越小,大多躲在一些深山里,形成一個個小部落,茍延殘喘。

    官道上突然涌出一隊野人,也算是少見。

    輦車后方,一千五百人的隊伍也亂了起來,他們大多是平民和奴隸,只會老實本份干活和耕地,很少有上過戰場殺敵的,而有一些奴隸甚至故意制造慌亂,因為他們中很大一部分就是被抓捕來的野人。

    “奶奶的!”

    夏毅整理了一下發髻,暗啐了一口,明明是趕赴封地的好日子,本來還以為是一個來送禮的,沒想到卻是一群來要命的,一支箭又一支箭不要錢一樣射,簡直是太囂張了!

    “咻——”

    “咻——”

    一陣劃破空氣的聲音,一支支箭矢接連飛來,夏毅躲閃不及,被射中了左腿。

    一下刺痛,鮮血流出。

    “卿上,快下來!”

    突然竄出幾個青壯男子,一個個提著農具,把輦車上的夏毅拉到一邊的草叢,然后和眾奴仆一起,保護在身邊。

    “啊!”

    夏毅皺起眉頭,將小腿上的箭拔了下來,還好射箭距離比較遠,威力大減,所以入肉并不深。他從身上扯下一塊布包扎好,然后迅速掏出手槍,子彈上膛。

    “噗——”

    一槍正好爆頭,一個沖上來的野人直接被打中,倒在地上。

    這是一群很兇猛的野人,而且分工明確,八個人在遠處射箭,其余二十幾個人往輦車上沖,一看就是來取人性命的。

    一聲槍響,野人們身形一頓。

    這個世界上,能發出尖銳巨響的并不多,除了山崩地裂,也就是打雷和雞鳴之類的了,剛才只是一聲槍響,就一個同伴血濺倒地,這一幕太詭異了。

    只有鬼神,才有這種力量!

    就是這一下遲疑,給了夏毅更多的時間,他的槍法雖然不準,但是野人們聚集在一團,幾乎每一聲槍響,都有野人中槍倒地。

    不一會兒,就干掉了十幾個人。

    這時,輦車后面的隊伍中,不斷有青壯男子帶著鋤頭和木棍趕來支援,呼喊聲震天,短兵相接,雙方戰作一團。

    安全了。

    夏毅松了一口氣,野人一般都在偏僻的地方活動,不敢招惹夏國貴族,除非是遇到了實在難熬的日子才會下山打劫,這一群野人似乎只想速戰速決,對財貨沒有任何興趣。

    很明顯,這是一次刺殺。

    現在他們死傷過半,面對幾十倍的青壯,所以刺殺也就失敗了。

    ……

    樹林中,蔡子磐趴在地上,劍眉朗目,手里一把長劍,心里發愁。

    哪里來的野人?

    原本他已經計劃好了,打算等到天黑之后,就在前方的一個峽谷中動手,那里地勢險要,又便于潛行,一定能一擊必中,只待報答了太子恒的一飯之恩,就能夠遠走高飛。

    但是,野人的出現打亂了他的計劃。

    他清楚的記得,太子恒百般叮囑,讓他行事一定要隱秘,成功與否全托一人之手,千萬不能暴露了身份,可是這一群野人的刺殺拙劣不堪,甚至是十分愚蠢,所以絕對不是太子恒安排來的。

    “公子毅,看來你仇家還真不少,可這卻偏偏救了你……”

    蔡子磐暗恨,這一次刺殺之后,夏毅一行人肯定會加強戒備,他的刺殺難度也必定會成倍的增加,而且他剛才看得清清楚楚,公子毅身上有一件強大的法器,震如雷霆,利如閃電,甚至不需要任何法力催動,就能讓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如臂指使。

    毫無疑問,這給他的刺殺增加了少難度。

    因為他修的是劍術和神魂術,前者煉體,后者煉神。

    如果不能利用地勢,迅速接近公子恒,那么他引以為傲的劍術就會成為雞肋,而神魂術他還是一個半吊子,遇到血氣方剛的人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還極有可能身死魂滅。

    只有現在,趁著公子毅剛剛遭遇刺殺,此刻坐在樹蔭里休息,心情放松下來,這一緊一馳下來,神魂必然也不穩固,正好可以來一次突襲。

    唯一的顧慮就是,白天的太陽對神魂有極大的損傷,拖延太久的話,弄不好會有神似魂滅的危險。

    “罷了!太子恒雖非明君,卻是我蔡子磐的恩主,我一介游俠,當以義字為先,何惜此區區賤命!”

    蔡子磐心潮涌動,迅速作出決定,把長劍放在一邊,然后盤坐在地上,閉上眼睛手捏印訣,一團黑乎乎的影子從天靈蓋跳出,向著官道上飄去。

    ……

    另一邊,夏毅在清點戰利品。

    別看只有三十幾個野人,但是卻不是蚊子腿,整整二十幾件刀具,竟然都是鐵器!

    大禮王朝,從天子封神定鼎以來,禮器和農具等大多以青銅為主,即便是一些工匠發現了富鐵礦藏,也沒怎么推廣。直到近百年來,天下戰事頻繁,堅硬鋒利的鐵器也得到了重視,在一代代工匠琢磨下,冶鐵工藝有了很大的發展。

    相對于青銅來說,鐵器是一種稀有的東西,制造出來的武器都是優先裝備給軍隊,而且是精銳之士,按理來說野人久居深山,不善于冶鐵和鍛造,一般部落中連青銅器都很稀少,怎么會一個個全都裝備精良呢?

    一個久居深宮的少年,和他們有何仇怨,值得如此大動干戈?

    看來,又是太子恒指使!

    夏毅胸中血氣上涌,接二連三遭到刺殺,還害死了他二十幾個青壯子民,已經嚴重挑戰了他的底線。

    太子恒!

    你給我等著!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云南11选5专家预测推荐 排列5中奖号码 极速赛车计划下载手机版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甘肃快三预测专家 七星彩第三位最准杀号 北京时时彩2019安卓版手机 全球第一只股票指数是什么 天津十一五昨天开奖结果 网赌网站有哪些 重庆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一定牛 股票涨跌原理谁说了算 2012上证指数最低点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111期 最新赌博代理怎么推广 江西时时彩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