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長生種劫 > 第2章 一槍崩了你
    夏毅倒是想跑,可惜已經晚了。

    在他的右前方,正站著一個頭戴氈帽,手提一盞青銅燈,渾身罩著一件黑袍的人,看不清五官,但是一看這一身打扮,身份已經呼之欲出。

    小義慌忙拉弓搭箭,手一顫一顛,頭上冒起了一顆顆汗珠。

    妖人,雖然也是人類,但其實上已經是兇殘一類。一千年前,天子分封諸侯,就是想讓族人和功臣到天下各地去開疆拓土,然后鎮守各方,抵御妖族,維護天地秩序,這些妖人就屬于其中之一,是人族中的敗類,肆意妄為,專干那些修煉邪法殘害生靈的事。

    這種人,有時候比山精妖怪更為可怕。

    “砰——”

    一聲槍響,妖人應聲倒地。

    夏毅舉著一把手槍,簡直是驚呆了,猖狂一時的妖人,就這么被一槍干死了?

    名不符實呀!

    小義也瞪大了眼睛,傻愣愣的盯著手槍,然后噗通一下就跪下了,前軀伏在地上使勁磕頭,嘴里念叨著聽不懂的話,似乎是祭祀一類的禱咒。

    “桀桀——”

    一聲怪笑,黑袍妖人慢慢從地上坐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這一次夏毅看清楚了,妖人是一個禿頭老人,臉上長著密密麻麻的膿瘡,還有幾條猙獰的刀疤,看起來十分惡心。

    妖人扭頭看向夏毅,露出一絲玩味的嘲笑,一步步逼近。

    “砰——”

    扣動扳機,又是一槍。

    夏毅這一下看清楚了,原來是那一盞青銅燈的緣故,幽綠的燭火跳動,形成了一層淡淡的青光,子彈打在上面就像是一塊石頭擲入水中,速度驟減,蕩起一陣漣漪。

    饒是如此,妖人還是被擊退了幾步,然后才堪堪穩住身形。

    “跑!”

    夏毅驚呼,隨手扯了一把跪在地上的小義,拔腿就往山谷的方向狂奔。

    咦?

    忽然,夏毅停下了腳步。

    太安靜了!

    他忍不住回頭瞥了一眼,卻看見了讓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只見,小義一直停留在原地沒有挪步,眼神呆滯,像個被提線的木偶一般,被黑袍妖人緊緊掐住喉嚨。那一盞詭異的青銅燈噴出一道道黑霧,吸附在小義的天靈蓋上,似乎在拉扯著什么。

    救,還是不救?

    夏毅頭冒冷汗,一番激烈的思想交鋒后,他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對于這個黑袍妖人來說,自己手握槍械,明明更具有威脅性一些,為什么卻要先挑一個小奴隸下手?

    到底是自信心爆棚,或者是……受傷了?

    夏毅很清楚,這個時代雖然有一些科學沒辦法解釋的神異,但是沙漠之鷹的殺傷力也不是浪得虛名的,不管是以前玩游戲,還是穿越劇里的特工,干掉這樣一個沒有蛻去凡軀的妖人,應該還沒什么問題。

    第一槍,妖人肯定是被打中了!

    至于第二槍……

    耍詐!

    夏毅恍然驚醒,如果就這么匆忙逃跑的話,肯定照樣會被困在山里,等妖人治好了傷,肯定會來一個甕中捉鱉,到時候大家遲早是一個死字。與其貓捉老鼠,還不如放手一搏,這是最后的機會!

    “砰——”

    “砰——”

    “砰——”

    他找了一個樹杈靠著,對著遠處瞄準,接連開了三槍,驚險地避過了小義,終于在第四槍的時候,打中了妖人的腹部。

    “啊!”

    妖人一聲慘呼,扔下小義,一個鯉魚打挺,像是一條蛇一般,迅速的往樹林中竄走。

    “想走?你跑得了嗎?”

    夏毅冷哼一聲,大步流星追了上去,對著樹林里的人影接連開槍,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他四肢乏力,頭暈眼花的時候,妖人終于跌倒在地上,一點一點艱難爬行。

    “砰——”

    又是一槍,干脆利落,妖人的腦袋開花,濺起一朵血花。

    “嘿!和我干,老子一槍崩了你!”

    夏毅長舒了一口氣,雖然身體疲累,但是掩飾不住心中的喜悅。

    他撿了一根樹枝,小心翼翼挑起掉落在地上的青銅燈,一個巴掌大小,還有一些綠色的銹蝕,里面的火燭已經熄滅,夏毅觀察了許久,也沒琢磨出什么名堂。

    接著,他又用樹枝掀開黑袍,找到了一張麻布,上面勾勒著一副簡筆畫,還有個個符號。

    文字?

    夏毅傻眼了,這個世界上各個國家的文字并不通用,都是一些象形文字,多多少少有一些差異,一般都是銘刻在器物上,用來做祭祀之物,普通平民甚至是一些低層貴族,也很少有人認識。

    他又找到了一塊玉墜,是由一塊粗坯磨制而成,普普通通,很多士人都有佩戴,只是光滑透亮,一看就是被人經常把玩。

    夏毅有些失望。

    其實,他最希望的是找到一些修煉法門。

    夏國倒是有一個藏書館,里面收藏著很多竹簡和銘文器物,也有一些煉體之法,不過那些都是軍隊里的莽士所練,頂多身輕體健,對身體的透支也很大,一般的貴族不屑于去學,更吃不了那個苦。

    五年前,夏國來了一位煉氣士,蒼顏鶴發,衣袍華麗,揮手往天上扔了一柄木劍,如一道閃電落下,一下就斬斷了一棵大樹,那一幕驚呆了國人,簡直就是神跡。其后,那位煉氣士被拜為上卿,邑五百戶,出任太子太傅。

    太子夏恒,就是在那個時候拜了一位煉氣士為師。

    借此,太子夏恒在國中的地位穩固,張揚跋扈,就連國君也要忍讓三分,年幼的夏毅看不過去,有一次朝著太子吐了一下口水,一下子惹火上身,要不是母族還算有些勢力,恐怕早已經成了亡魂。

    踢了妖人幾下,把東西收好,夏毅開始琢磨著下山。

    一路追來,隨著妖人一直往大山里竄,早已經忘記了來時的路線。極目遠眺,只有一座險峻的山巒橫亙在眼前,高聳入云,云霧繚繞,幽深詭秘,隱隱有鬼哭狼嚎之聲,時而噴薄出一股青煙,令人心懼。

    妖人為什么往那個山上逃?

    夏毅陷入了沉思,人族建城而居,千年來雖然一直積極圍剿妖魔鬼怪,可是總有一些漏網之魚如匪徒一樣四處流竄,躲在暗處茍延殘喘。近百年來,禮樂崩壞,諸侯之間相互征伐兼并,各國朝堂間弒篡不止,妖魔鬼怪乘機崛起,也越來越猖獗。

    這幾年,夏國也深受其害,每年都有山鬼侵襲城池,成千上萬的民眾死于非命。

    太子,一國之儲君,怎么會和妖人有勾結?

    細思恐極,夏毅不敢繼續想下去,但是基本可以斷定,那座山峰上一定有古怪,也和太子有一定的關系。因為每年的冬春之季,夏國都會利用農事漸歇的時候,組織甲士對國疆土內的山澤進行排查,玉壺山中有如此古怪卻沒有被發現,只能說是有人刻意遮掩。

    夏毅不敢聲張,趁著月色,沿著地上的血跡往回找,正巧碰到了尋來的幾個奴仆,讓他們用長矛和藤蔓搭了一個擔架,抬著妖人的尸體,偷偷避開那些甲士。

    一路下山。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新疆11选5几点结束 江苏十一选五专家推荐 3d试机号关注号金码 中国体育彩票飞鱼游戏 河南快赢481预测号 皇冠北京赛车登录网址 黑龙江11选5开讲结果 河南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配资炒股秘籍 股票推荐可信吗 网易炒股 天津快乐十分时时彩 网上怎么买七星彩票啊 下载大智慧股票行情 重庆时时c微信群 浙江11选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