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快穿之紅塵道 > 138千古第一佞臣(5)
    若非是二皇子養在皇后膝下,恐怕連和大皇子爭的這個機會都會沒有。

    當然,如今他到底和嫡字掛了邊兒,在重嫡輕庶的大涼朝,也并非沒有勝利的可能。

    畢竟,這滿朝文武百官,可并非都喜歡大皇子這樣精明能干的人當君主。

    “我無礙,多謝兩位殿下關懷了。”

    他這話一落,涼帝就到來了,三呼萬歲之后,辰廉并沒有立刻說話,涼帝簡單慰問他一下后,就讓他坐下。

    整個奉天殿,除了龍椅之上的涼帝,也就只有辰廉坐著。

    “眾卿家,可還有事啟奏,若是無事,就退朝罷。”

    辰廉在看到無人啟奏的時候,就站起身,對涼帝道:“我朝和越朝、吳朝相比,其余方面都出色一些,唯有南北商隊,因為路途相聚遙遠,根本沒辦法交換物資,如此一來,讓我大涼朝的發展滯后,更讓商戶們日子艱難。如此下去,恐有大禍,所以陛下,微臣建議,修一條從涼都到蜀地的大運河,如此一來,商隊從南北陸路所花費的時間,將會被大大的縮減。甚至還能讓一路上的強盜們找不到搶劫的商隊,讓他們不攻自破。”

    “眾卿家覺得如何?”

    這提議雖然是涼帝提出來的時候,這時候他卻沉得住氣。

    右丞相直接跳出來,“陛下,不行呀,修大運河,若是慢慢修,那得修十數年了。若修太快,就要死不少工人,這絕對是大禍事呀!”

    說著,他憤怒的看著辰廉:“遲太傅,你提出此等勞民傷財的提議,究竟是何居心!是覺得我大涼朝太安逸了,想要找點兒事兒做嗎?”

    辰廉看了一眼涼帝的表情,從他面上的確是看不出什么喜怒的,但是心理恐怕已經在罵右丞相老匹夫了。

    “三國已經十年沒有戰事了,算起來還真是挺安逸的。”辰廉順著右丞相的話說了這么一句話。

    當即,這位老當益壯的右丞相氣得直接暈了過去,好在二皇子掐了他的人中,把他給弄醒了。

    他直接不起來,坐在地上懇請涼帝絕對不要聽他的話修什么大運河。

    另外一邊,左丞相心里卻有了自己的小九九。

    這修運河肯定國庫會撥銀錢下來,到時候只要他的人拿下修運河這差事,那么他還能少了銀錢?

    也不是他愛財,這事說來還是涼帝的鍋。

    大涼朝開國皇帝設立了監察百官、行走于黑暗中的神安司,這神安司以前也不見得多厲害,但是到了這一任涼帝手上,就發揮出了巨大的作用。

    作為神安司的統領遲辰廉,成了涼帝手上最鋒利的刀,那些不老實的人,尸體都不知道涼成什么樣了。

    按理來說,哪怕這樣,他這樣位高權重之人也能夠撈些孝敬錢。

    畢竟水至清則無魚,陛下也知道這個道理。

    但是,陛下還把戶部的人調成了一個只衷心于他的人。

    這樣一來,他只能小貪了,這小貪,根本就沒辦法滿足他的大胃口。

    如今這修運河的差事,一旦他的人拿到……

    一想到這里,左丞相的心就熱了,趕緊跳出來,諷刺右丞相:“沈丞相,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這件事明顯對我大涼朝有好處,你怎么光在這兒危言聳聽來著!”

    “齊浩,你怎么能夠睜著眼睛說瞎話!”右丞相氣得眼睛瞪成了銅鈴,“本相哪點說得不對?”

    左丞相冷笑:“哪點都說得不對,那些沒有發生的事情,你怎么就說得那么肯定,而且,你就沒有想到修建大運河的好處?”

    這下子,右丞相徹底炸了,他站起來,和左丞相兩個人對罵起來,險些上升到打架的地步。

    辰廉在旁邊看得頗覺有趣,結果這架還沒打起來,涼帝就開口制止了。

    “夠了。”涼帝站起身,“這件事情朕想想。”

    涼帝一走,這朝自然就只能退了。

    左右丞相的黨羽還在互撕,他就已經趁亂離開了奉天殿。

    至于后面因為他一席話造成的亂局,他是半點不覺得愧疚的。

    這可是涼帝的錯,要怪就怪他吧。

    【哎喲,可真是笑死我了,怪不得這大涼要完,這君王心機深沉,底下的臣子心思各異,上個朝都像是一場鬧劇呀!】

    辰廉沒有管顯示屏上的人的吐槽之語,只是重新坐在,目光略過這層層御階,忍不住笑了一聲。

    原身想要這江山始終如畫,要這山河不染塵埃。

    他恐怕不能如他愿了。

    在這如畫江山點起一片又一片烽煙,才是他想要做的。

    畢竟,腐朽王朝之下的山河,不過是被蛀蟲蛀空的假象,這假象,讓他覺得心中不適。

    他向來不是委屈自己的人,既然覺得不適,那么自然就要拾掇得賞心悅目一點。

    他一步步走下御階,臉上的笑意消失,到最后,只有一片漠然。

    那單薄的身軀之下,隱藏著想要顛覆山河的野心。

    *

    涼帝自然沒有“考慮”太久,第二天上朝,就通過了辰廉的提議,并且將這件事從修建運河的人手、督造、設計等工作,都全權交到了他的手上。

    辰廉領了旨,順便欣賞了一下左右丞相那同款黑臉后,就離了宮。

    接下來一段時間,他都在府中飲茶賞花,好不自在,看情況,竟像是已經忘記了自己領了差事。

    【哎呀,我好急呀,這遲辰廉再這樣下去,怕是要被涼帝那狗賊給訓斥了!我都忍不住想要提醒他了,可惜他看不到我們說的話。】

    【是呀,我也急呀!不過看他每日在府中飲茶賞花,我竟然覺得這日子才是神仙日子呀!因為星際大戰的原因,茶這種東西,都已經沒了,我也想喝茶!】

    【你們少說話,太晃眼睛了,打擾我欣賞我辰的盛世美顏了!啊啊啊!辰辰~我可以!媽媽愛你!】

    辰廉并不被這顯示屏上的彈幕所影響。

    悠哉飲了一口茶后,神色愜意。

    好不容易手下有那么多身手好的免費打手,他又怎么會為自己如今這嬌弱的身體增加負擔呢。

    就在辰廉在府中悠哉的時候,宮里傳來了旨意,說四月初九,涼帝四十大壽,涼帝不欲大辦,只在當夜宴請四品以上的京中官員,簡單慶祝一下就行。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最好的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北京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北京pk10最好预测软件 江西11选5今天开奖 焦作专业股票配资 彩票开奖历史奖号 江苏11选五最大遗漏号码 安徽快三预测一定牛豹子 13299期排列5出号预测 云南11选5开奖预测号码 六友论坛app 白小姐图片+一肖中特 沪市股票指数 中国福利彩票3d彩吧 上海11选5高遗漏 免费炒股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