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蕪卦 > 第138章這世間,哪里來那么多意外。
    “實不相瞞,姑娘身上的催魂笛和卦魂乃是我無憂觀圣物。此前姑娘暈倒之前我等有幸見了一眼,不知姑娘可否不吝將其給我等再目睹一下?”

    為首的長老提到這兩件寶物之時兩眼有淚光,聲音微微顫抖哽咽,令人難以拒絕。

    棄如煙想了想便拿出了催魂笛和卦魂遞給了那長老,并且解釋道說:“這卦魂確實追隨了我多年,但是這催魂笛卻是近日才得到,我并非你們口中的天機道長的嫡傳弟子。”

    那長老接過兩物看罷便老淚縱橫,渾身顫抖不已,跪地便是深深埋頭一禮高聲喊道:“老觀主,您在天有靈,可以欣慰了!”

    “啥?”

    棄如煙被他這么一跪跪得莫名其妙,忙往后閃躲了一步,眼神幽幽地看向了寧驚塵。

    ——這老頭兒,莫不是老糊涂了?難道下一步要開始瞎認弟子了?

    而寧驚塵顯然已經擺出一副看好戲的模樣坐在窗棱旁看著棄如煙如何將這一場戲給配合著演下去。

    他狎了一口茶,然后緩緩放下,笑得一臉猥瑣地看向了棄如煙,用眼神告訴她——“努力。繼續。加油。”

    偏生這個時候,余下的幾位長老亦過目完了催魂笛和卦魂之后撲通撲通全跪了一地的,然后以極其隆重的大禮齊聲高呼道:“拜見觀主!拜見觀主!拜見觀主!”

    “你們這是做什么?我可沒說要當你們無憂觀的觀主……那個,先把卦魂和催魂笛還給我。我日后要還給別人的……”

    棄如煙相當猥瑣地一把奪過了長老手中的催魂笛和卦魂,然后找了個縫隙,一溜煙便朝外躥去!

    ——反正寧驚塵是指望不上了,這眼前這些長老估計也是死腦筋鐵了心了。那只有三十六計走為上計了。

    溜之大吉!

    耶!

    豈料,這些個長老們看到她竟然一走了之立馬跟了上來,一把老骨頭在她身后苦口婆心地喊著:“觀主!你回來啊——觀主,你這是要去哪兒啊?”

    棄如煙一見這群老頭兒竟如此頑固如此執著,不由得一咬牙輕飛而起,低喝一聲:“卦魂!起!”

    卦魂聽得她的召喚,立刻化作了一道流光,載著她歡嘯一聲便朝著后山的桃花林飛去!

    “觀主——”

    “觀主————等等——”

    “觀主啊————————”

    她的身后,一群白胡子的老頭跑得氣喘呼呼,漸漸在她的身后化作了一個個的白點消失不見。

    “吁——真的是為難我了。”

    棄如煙長吁了一口氣,朝著山下的桃林俯沖而去。

    “嘩啦啦——”

    一時間,桃花般四濺而開,她轟然落入百里的桃林之中。

    樂得悠閑自在。

    等到寧驚塵找到她的時候,她已經將自己掛在了一棵粗壯的桃樹之上,悠然自得地拿著一袋隨身攜帶的酒袋喝得半邊臉通紅似番茄。

    而他一襲白衣飄飄,從大片的水粉色深處而來,笑得滿臉春風。

    真真是一個驚艷了不知多少少女韶華過往的男子。

    “禍水。”

    棄如煙抿了一口酒,然后掃了徐徐走來的寧驚塵一眼,沒好氣地問道:“你怎么找得到我?那些老頭兒到現在還不曾找到我。你倒好,先到了。”

    “自家的媳婦兒,還能長翅膀飛了不成?”

    寧驚塵負手于身后,淡淡一笑,隨手便敲了一下她的腦袋,嗔怪著說道:“你怎么這般調皮……你可知道那班長老可是找你找得快瘋了?”

    “又不是我讓他們找我的……再說了,他們缺個觀主讓你代勞一下不就行了……何苦抓著我不放?”

    棄如煙白了他一眼咕囔著說道,順手又往口中倒了一口酒。

    “你別喝了。一會兒又醉醺醺的,見了誰都……”

    寧驚塵欲言又止,一步上前奪過了她手中的酒袋,細心擰緊然后又低頭將酒袋松松地系在了她的腰際間,邊系邊緩聲說道:“你可能不知道無憂觀的重要性。無憂觀雖然屬于開天界,但是忎是開天界的界主來了都得讓著觀主三分。”

    “為何?”

    棄如煙見他靠得自己如此之近,不知為何臉一紅,有些別扭地往后挪了挪身子問道。

    “因為,之前的一場大戰若不是無憂觀的白蕪挺身而出,整個六界便會處于水深火熱之中,更不要說單單一個開天界了。所以,不光是開天界要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讓著無憂觀,就連其他四界也是。但,魂界是個例外。”

    寧驚塵頓了頓,抬眸緩緩看向了棄如煙,深嘆一口氣說道。

    “為何?”

    棄如煙聽說魂界竟然反其道而行之,不由得有些好奇。

    “因為,魂界是當時被白蕪封印的一個界。當年的六界和五洲之間的戰爭便是因為魂界在其中挑撥離間而造成的。而且魂界之人天性陰險好戰,野心勃勃,白蕪當年……是拼死封印了整個魂界。”

    寧驚塵越說聲音越低,漸漸眼中有了一抹傷感之色。

    “但是為何現在魂界之人能夠闖出封印,并且還進入了閉冥界呢?”

    棄如煙不解地問道。

    “許是封印隨著白蕪的逝去而漸漸失去了力量吧。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些年的封印并沒有使得魂界之人反思,反而,他們似乎打算變本加厲反撲而來。”

    寧驚塵皺緊了眉頭,深深看了棄如煙一眼,緩了緩語氣說道:“所以,若你能接管這無憂觀,對于魂界之人來說,也許也是一個威懾作用。”

    “畢竟,你手中不僅有催魂笛,還有卦魂。卦魂是令魂界之人聞風喪膽的物件之一。你有此物在手,他們必定會忌憚無憂觀和開天界幾分。”

    “但是,我根本不會用卦魂。而且我根本不知道這卦魂有何用啊……這也能令別人忌憚嗎?”

    棄如煙抽出卦魂氣鼓鼓地撅著嘴說道,眼中都是寫著“我雖然傻但是你不要騙我”的字樣。

    “你別忘了,你當初是如何封印了九嬰的。”

    寧驚塵沉了沉語氣,認真地注視著她鎮重地說道。

    “那只是一個意外啊!”

    棄如煙不解。

    “如煙,這世間,哪里有那么多的意外。”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股票推荐加推荐卓信宝配资 快3助手app 深圳风采2011036 极速时时彩是否有假 北京11选五预测软件 广西快三计划免费计划网 海南七星彩计划 股票涨跌的计算原理 十一选五遗漏数据统计表 福利彩票3d预测方法 山西11选五所有走势图 股票指数基金怎么买 吉林快3走 山西快乐十分遗漏下载 股票涨跌与买卖关系 上海快3开奖l结果上海快3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