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侯府小啞女 > 第642章 誘惑力
    一份地圖,就擺放在凌長治觸手可及的地方。

    南地全境,包括那些不曾被占領的地盤,盡在其中。

    凌長治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呼吸變得粗重,像是一頭激動得想要翻墻殺人的困獸。

    他覺著干燥,喉嚨很干,他很渴。

    端起茶杯一口悶,完全不符合貴公子的人設。

    他想伸手去拿……

    不料……

    地圖被人搶先一步拿走。

    他猛地回過神來,十分慚愧自責懊惱,剛才他被地圖迷暈了眼,竟然失了神智,失去了基本的判斷力。

    不應該啊!

    他已經不是二十來歲的小年輕,這種情況不應該出現在他的身上。

    只能說,養氣功夫還不到家。

    他自嘲一笑,“我輸了一籌,夫人要嘲笑我盡管嘲笑吧!一大把年紀,依舊做不到不被外物所惑,真是失敗啊!”

    燕云歌抿唇一笑,“大人不必自責!求而不得的寶貝,就在眼前。只要是個人,難免進退失據,露出貪欲。這就是我給皇帝的回報,算得上十分豐厚。那么凌大人,你的回答又是什么?”

    凌長治抹了一把臉,轉眼間,就已經冷靜下來。

    “本官可以試著說服陛下,放棄博郡和東陽郡,夫人的人馬可以隨時進駐。只是,你拿什么保證,你占據了這兩個郡后,不會揮兵南下,威脅建州朝廷?”

    “如數繳納賦稅,算不算保證?”

    “不夠!”

    “這份地圖,算不算?”

    “還是不夠!必須有足夠的籌碼,才能說服滿朝文武大臣。你總不會天真認為,皇帝能乾綱獨斷。這么大的事情,關系到兩個郡的地盤,即便是皇帝,也不能擅做主張。你該明白,想要說服滿朝文武,必須要有充足的理由。”

    “我派兵攻打,地方郡兵不是對手,丟盔棄甲,將兩個郡的地盤拱手相讓,算不算理由充足?我手頭上還有兩個郡大小官員的貪腐證據,算不算理由?”

    凌長治微蹙眉頭,“勉強算是理由。那就需要通過朝議,以合法合理的方式,通過政事堂下公文,將博郡和東陽郡交到你手中。

    名義上只是代管。實際上如何,大家心知肚明。

    所以,本官希望你得到兩個郡的地盤后,能夠稍微安分一段時間。至少在和朝廷交涉中,做足表面功夫,給足朝廷面子。

    朝堂上那幫朝臣別的不愛,就愛面子。只要你給足他們面子,麻煩至少能少去一多半。

    這一點,你應該和劉章好生學學。瞧瞧劉章干的那些事,嘴上說的那些話,表面功夫做到極致,就算他造反,也有人替他說好話。

    你可以不要面子,但是天底下,大部分人活著所追求的,無非就是個臉面。給足臉面,省卻麻煩,何樂不為。”

    燕云歌虛心接受,“多謝凌大人提點,倒是我任性了。滿朝文武,看來都是俗人啊!活著就是為了爭個臉面,著實有些無趣。”

    “即便無趣,也是他人在人世間存在的意義。你常說人各有志,為何又要要求別人和你一樣不在乎臉面。”

    “說的是!我以為臉面不重要,殊不知,人爭一口氣,爭的就是臉面。罷了,罷了,以后我會做足表面功夫,給足朝廷臉面。那么我的事……”

    “你且放心,我既然答應了你,定會替你辦到。那么,地圖……現在能否給我?”

    凌長治心心念念的地圖,激動心情著實難以克制。

    燕云歌卻搖頭,“地圖暫時不能給你。等到陛下給我承諾后,我會派人將地圖親手交到陛下的手中。”

    凌長治大皺眉頭,“這么說,你不信任我?”

    燕云歌卻笑道:“本夫人這么做,只是為了給我們的合作上一道安全閥門,確保合作不出意外。”

    凌長治面露嘲諷之色,“說到底,你還是不信任本官。你擔心本官拿了地圖,卻不兌現承諾,甚至會私自將地圖扣下,不交給陛下。你這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凌大人既然是君子,又何須在意我這個小人舉動。坦蕩蕩,完成我們的約定,地圖自會到你們手中。不過,為了讓你有足夠的籌碼說服陛下,我給你準備了一份殘缺版地圖。只要拿出來,只要是個心智正常的皇帝都會心動。”

    她話音一落,丫鬟阿北取出一份地圖,放在桌上。

    定睛一看,果然是殘缺版地圖,只有南地一角。

    然而……

    精致的畫工,精確的地點表示,山山水水城池村落盡收眼底。

    雖是殘缺版地圖,卻足以引起一場爭奪。

    凌長治心動不已。

    這些年,他不是沒有努力過。

    蓄養畫師,培養地質勘探人員,卻始終無法做到地圖精確。

    所繪的地圖,總是和實際情況偏差甚大。

    思來想去,還是人不行。

    不是任何人,都對方向敏感。

    現實情況是,大部分人對方向不敏感,走過的路,也未必能記得清楚。

    人的記憶,是具有欺騙性的。

    就算不是路癡,也不等于能夠提筆畫地圖。

    腦子里山川地形是這樣的,畫出來的地圖卻是那樣的。

    別說旁人看不懂,過一段時間,怕是畫地圖的人都看不懂自己畫的是什么。

    唯有燕云歌!

    也只有燕云歌!

    唯有她提供的地圖,地點精確,偏差甚少,而且簡單易懂。

    天賦啊!

    “若是陛下問起地圖誰人所繪,凌大人打算怎么回答?”

    燕云歌的聲音傳入耳中,凌長治猛地從地圖中醒悟過來。

    他眨了下眼睛,了然一笑,“夫人不想暴露自己的天賦,你放心,本官定會替你保守秘密。本官只會說,地圖由你提供。具體誰人所畫,半點消息都打聽不出來。”

    “多謝凌大人!你有誠意,本夫人自會投桃報李。不知大人準備何時啟程回建州,我給大人踐行。”

    “事情辦完,自然是越快越好。為了合作愉快,夫人一定要遵守承諾,不可揮兵南下。你該知道,人心在朝廷,在大魏。”

    “大人放心吧,我的目光在北不在南!”

    “好!我就信你!”

    ……

    三日后,凌長治乘船南下,回建州。

    他的心情是激動的。

    即便風吹浪打,也無法熄滅他心中高漲的火焰。

    殘缺的地圖貼身攜帶,他誰都不信,只信任自己。

    即便只是一副殘缺地圖,也是價值連城。

    燕云歌啊燕云歌,連地圖都送了出來,可想而知決心得有多大。

    只差公然宣稱造反!

    與此同時……

    蕭逸領兵北上,短短時日,占據北面幾個縣。

    將打下的地盤交給郡守府,然后揮兵南下,前往博郡,東陽郡。

    燕云歌搶地盤的行動,正式啟動。

    有凌長治這個“內奸”替她在朝廷斡旋,光明正大占據搶下來的地盤,是遲早的事情。

    地圖的誘惑足夠大,沒有人不會動心。

    皇帝蕭成文更是臉色都變了。

    地圖,是燕云歌的誠意,其實也是在展示武力。

    皇帝蕭成文臉色煞白,“如果將博郡,東陽郡拱手讓給燕云歌,朕就成了大魏王朝的罪人!死后都無顏見列祖列宗。”

    凌長治擲地有聲,“陛下,就算朝廷不答應將博郡東陽郡交給燕云歌,也無法改變既成事實。

    她會用武力征服,并且不給朝廷一文錢的賦稅。

    但她承諾,只要過了明路,讓她能正大光明合理合法占據兩郡,她不僅奉上南地地圖,還會如數叫繳納賦稅。如此一來,朝廷賦稅又會多出一部分,有利于我們南下。”

    “朕豈能為了一點賦稅,為了一張地圖,就出賣祖宗打下來的土地?”

    “至少名義上,那些土地都是大魏王朝的治下領域。”

    “光是名義有何用。兩郡一旦落入燕云歌的手中,她手段輩出,數年之后,當地百姓只知燕云歌,不知有朝廷。這和失去的北地有何區別。”

    “至少還有賦稅,商貿人口自由通行。”

    砰!

    皇帝蕭成文對凌長治怒目而視,看他的眼神猶如是在看一個逆臣反賊。

    凌長治一臉坦蕩蕩,“陛下若是不同意這個合作方案,微臣建議現在發兵攻入博郡東陽郡,阻止蕭逸侵占兩郡地盤。搏一搏,或許能夠扭轉局勢。只不過,如此一來,兵力就會陷入兩郡,短時間內朝廷無力南下搶地盤。”

    皇帝蕭成文在大殿內走來走去,眉頭緊鎖,心中各種思緒翻涌。

    身為皇帝,他不應該和臣子茍且,更不應該放棄哪怕一寸土地。

    守土職責,是天子的天賦使命。

    但是……

    從利益出發……

    他自嘲一笑,身為皇帝,豈能事事講利益。

    若是講利益,又何須派兵守衛邊關,每年花費無數錢糧。

    總而言之……

    守土是職責!

    那么,要開戰嗎?

    先和燕云歌打一仗,掂量掂量彼此的分量,然后再圖謀其他?

    一旦打起來,石溫會怎么選擇?

    劉章會不會趁機揮兵南下?

    一想到,蕭成業有可能得逞,他內心充滿了憤慨。

    他對凌長治說道:“朕是天子,每一寸土地,朕都有職責守護。”

    凌長治低頭,“微臣愿意為陛下分憂,提兵攻打平陽郡!”

    “不!不用攻打平陽郡!”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利彩票3d预测方法 山东11选5任一计划 排列三字谜汇总 大智慧股票分析软件 上证指数今天收盘是多少点 在线证券配资公司 十一选五任五210注万能码 三期必中快三计划 幸运飞艇单双稳赢图片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江阴股票配资 吉林快三官网app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 广东福彩好彩1玩法 北京11选五30期开奖今天 重庆快乐10分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