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瞇了瞇眼睛:“給山部落的冬堂堂主捎封信?我現在都成山部落的公敵了,你是想讓我去找揍?”

    云萬言忙說道:“八大部落關于八岐秘境有約定,在八岐秘境開放期間和平共處,不準挑釁斗毆,所以山部落的人就算恨你也不敢把你怎么樣。”

    “部落里這次去八岐秘境的人不少,你為什么非得讓我幫你送?”云初玖挑眉問道。

    云萬言老臉笑成了一朵花:“因為我覺得你運氣好,說不定能給我帶來好運。”

    云初玖轉了轉眼珠:“讓我答應也可以,你告訴我信的內容是什么?”

    云萬言頓時一臉義正辭嚴的說道:

    “自然是列舉他們山部落的不仁之舉,警告他們以后好好做人,如果再對我們云部落不利,我老人家就對他們不客氣了!”

    云初玖聽完轉頭就走。

    云萬言急了!

    “哎,哎,別走啊!”

    云初玖冷笑道:“你連實話都不說,還指望著我幫你送信?想得美!”

    云萬言見云初玖真要走,急忙說道:

    “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也沒什么,就是,就是我和冬堂堂主有些私交,但是礙于兩個部落水火不容,也不好大張旗鼓的聯系,所以才讓你幫我送信。”

    云初玖撇了撇嘴:“私交?我看是私情才對!

    而且我有理由懷疑,要么是人家看不上你,要么是你做了對不起人家的事情,要不然會連對方的傳聲符篆都沒有?!”

    云萬言頓時老臉通紅:“胡說,胡說什么呢?!我們可是清清白白的,就是,就是普通交情。”

    云初玖心說,普通交情,你臉紅個什么勁兒?!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云初玖抱著肩膀,抖著腳尖說道:“你要么和我說實話,要不就另請高明。”

    云萬言猶豫了一下,然后結結巴巴的說道:“也,也沒什么,就是年輕那會兒有那么點意思。

    可是后來,我覺得自己配不上人家就疏遠了。

    再后來,我想明白心意之后,終于鼓起勇氣去找她,卻不小心惹了一場大禍,被上一任族長禁足,永久不準踏出云部落一步。

    我也托人給她捎過信,但是她根本不收,還說就當,當我已經死了。”

    云萬言說到這里的時候,神情分外的落寞,還夾雜著幾分痛苦和悔意。

    云初玖卻一點也不同情他,覺得配不上就疏遠人家,想明白了又想去找人家,你當人家冬堂堂主是什么?

    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嗎?!

    當初你勾搭人家的時候,怎么不嫌棄自己修為低?

    有感情了,你又扯這一套,活該被人晾著!

    不過倒是聽說冬堂堂主一直也沒嫁人,也不知道是被傷得太深不想嫁人了還是對這老頭子舊情難忘?

    云萬言長嘆了一聲,然后說道:“小丫頭,你能說會道,聰明機靈,肯定能讓她收下我的信。

    我不求別的,就是想表達一下我的愧疚和悔意。”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行,我可以幫你送信。

    但是你想表達愧疚的話,單憑一封信可不行,你難道就不表示表示?比如晶石,天材地寶什么的!

    說不定人家冬堂堂主之前不收你的信,就是因為你沒給她帶禮物,你也太摳了!”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河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012路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彩经网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数字 网上五分快三骗局揭秘 快乐十分任五八个好多少 北京11选五怎么玩规则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牛 广西快三豹子走势图 北京pk赛车是福彩还是体 山西快乐十分遗漏数据结果查询 000007股票行情 青海十一选五五全单开奖前后 上海快三今天开奖查询 秒速赛车荣鼎彩 福建十一选五今天的 安徽11选5前三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