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一昭升仙 > 第720章 因愛生恨
    “他在神劍閣耀武揚威,本君可管不了,可他竟然管到我們指天峰頭上來了,當我們這群師兄師姐都是死的?”花凰重重一拍桌子,震碎了又一張上好的紫檀靈椅。

    袁首座有些肉疼的抽了抽臉。

    紅顏道:“好好說話,別動不動就毀東西。”

    “毀得又不是你的東西。”花凰起身,坐到了另一張椅子上。

    袁首座深怕這兩位素來不怎么和睦的師姐吵架,到時候倒霉的只會是神劍閣,當下道:“靈君那么做也是為了小合一好。”

    “哦,把你丟禁地,冰里鎮火里滾,你也這么說?”

    若非她察覺到程昭昭的魂牌有異動,她還不知道自己關愛有加的小師妹被人丟去禁地里去了。

    “這人,沒事吧?”袁首座弱弱問道。

    “自是無事,也不是什么阿貓阿狗,沒一點自保能力。”說話的是紅顏長老,她是第一時間趕去看過了,好在禁地里還有君歆劍君在,沒讓程昭昭太受罪。

    “那就好那就好。”袁首座松了一口氣,沒什么事都鬧這么大動靜,要是真有什么事,還不得徹底掀了他神劍閣的屋頂?

    剛說完這話,袁首座就察覺到花凰不善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啊,小合此番受罪,可得好好養養。我這里正有一些上好的傷藥,一會就給小合一送去。”

    聞言,花凰神色稍緩:“那我就替小九謝過袁首座了。”

    “應該的,應該的。”袁首座抬手擦擦汗,一回生二回熟,下回早說嘛,害他還以為真的要打起來了。

    沒了袁首座的事,他借口要去準備靈材,離開了偏殿。

    莫問長老這才開口道:“你引我們來,就是為了告訴我們她回了東嶺?”

    “是啊,小九還告訴我,天塵靈君剛去斬殺了青面,這才順手帶她回了門派。”

    莫問長老:“他們天運之人去了無名地嗎?她怎會無端出現在散修盟附近?還牽扯到了這些事情之中。”

    “大抵是不想成為提線木偶,不愧是我花凰的小師妹,行事作風有我當年的影子。”花凰一臉與有榮焉。

    紅顏別開眼,要是再出一個花凰,指天峰恐怕就要成為眾矢之的了。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莫問道。

    花凰扣了扣指甲,欣賞著自己剛涂上了胭脂紅蔻丹:“這個啊,那你得親自去問小九,我說的你未必會信。”

    “人呢?”

    “哦,我剛把她丟回去了,這臨陣脫逃可不是我指天峰的做派。”

    莫問長老臉一黑,走人。

    ……

    《鷹擊長空之螳螂捕蟬,天塵青面不得不說的二三事》

    《鷹擊長空之黃雀在后,金瞳青面不得不說的二三事》

    這上下兩本冊子在各處的任寶閣賣的飛起。

    當然買它的修士看完之后免不了一陣咒罵。

    “這兩本冊子明明講的是同一件事情,還非得分上下兩冊,多收一份靈石。這賣家生的是黑心腸啊。”

    “誰說不是呢,要讓我知道誰是幕后賣家,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但要問這買賣值嗎?

    所有買了上下兩冊的修士都會毫不猶豫的回答:“值大發了!”

    《鷹擊長空之螳螂捕蟬,天塵青面不得不說的二三事》清楚明白的講述了的是蒼劍派的天塵靈君與邪修青面的‘愛恨情仇’。

    青面此人原來曾是蒼劍派弟子,因為一心崇拜天塵靈君發誓要成為靈君的弟子,留在他老人家的身邊,可不想天塵靈君冷漠傲然的拒絕了他。他深受打擊,‘因愛生恨’,自此走上邪路。

    這還不得不提青面嫉恨所有能陪在天塵靈君身邊的弟子,前有致和劍君,后有流蒼劍君,都遭了他的毒手。

    多年再見,天塵靈君還想指點他劍術,來喚起青面良知。

    配圖:【清水湖畔,雙雙對立,青面執劍,天塵指點。】

    可不想青面早已‘恨入骨髓’,天塵已無法挽回。

    天塵靈君對其一忍再忍,終是忍無可忍,用兩根指頭就捏死了青面。

    配圖:【青面決絕,沉尸一具】

    《鷹擊長空之黃雀在后,金瞳青面不得不說的二三事》則講的是邪修金瞳‘為愛癡狂’,在天塵離去之后,不顧一切的復活了青面。青面大徹大悟,與金瞳雙宿雙飛。

    配圖:【青面毀容,金瞳不棄。】

    “若拋開青面邪修的身份不提,此情當真是可歌可泣啊。”

    “我宣布單方面支持金瞳與青面。”女修們淚流滿面,只覺得金瞳才是那個值得托付終生的修士啊,那樣默默支持著青面,連他毀容都不介意,多么感人啊。

    一茶館廂房;

    程昭昭翻看了這兩本冊子,被雷得外焦里嫩。

    “千里,你這么惡俗的劇情也敢寫,就不怕有一天被天塵、青面和金瞳聯手誅殺?”

    千里拍拍翅膀,昂首挺胸,一副‘不畏強權也要公布事實真相’的神情。

    程昭昭搖頭:“到時會你被追殺可千萬別拉上我。”

    不過令她沒有想到的是,這青面竟然還沒死,不,應該說竟然還有辦法復活?

    當然程昭昭不覺得活了之后的盧荏宏還是盧荏宏,有可能是傀儡或者魔物。

    她以為后者的可能性比較大。

    因為他們研究魔丹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為魔丹身先士卒這種,盧荏宏這種心理扭曲的人還真有可能做得出來。

    此刻她突然很想當著天塵靈君的面說一句:他也是個自詡聰明,被人利用的徹底!

    程昭昭拍拍千里的腦袋:“好在你發現了,不然哪天冷不丁的被青面捅上一刀,那還真是冤枉。”

    千里自得的咯咯叫喚一聲,徑自拍翅膀起飛,卻不想才飛出窗口就被程昭昭一把抓住,塞入了靈獸袋。

    “還不是你露面的時候。”

    千里:你無情……

    程昭昭在茶館廂房等了半日,終于等來了一行人。

    劉胖子、邶婕、慕生尋、凌百痕都陸陸續續的到了。每一個看到她的現狀的人都吃了一驚。

    “昭昭,你怎么受了這么重的傷?裹得跟個粽子似的,怪可憐的。”劉胖子夸張的擠出了兩滴‘鱷魚淚’。

    程昭昭擺擺手:“沒事,看著恐怖了點。”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吉林11选5基本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定胆计划 今天四川快乐12走势图咋天 北京pk10人工在线预测 重庆时时彩走势软件 山西11选5任选五推荐号 配资骗局 江西十一选五1000期走势图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推荐 体育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时时彩二星走势 11选5稳中极限算法 浙江十一选五胆拖玩法 河南快三投注网站 七星彩历史开奖结果表 青海11选5预测